凯发文化
首页 > 凯发文化 > 正文

刘志军判定四宗罪高铁业大洗牌

时间:2016-10-27 05:43:42      浏览次数:

     
      5月28日,备受关注的铁道部原部长刘志军贪腐案件终于有了实质性进展。
     是日,据新华社和人民网报道,有关部门已查出刘志军的基本问题:滥用职权帮助北京博宥投资管理集团公司董事长丁羽心获取巨额非法利益,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和恶劣社会影响;收受他人巨额贿赂和贵重物品;道德败坏;对铁路系统出现的严重腐败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
     基于以上问题,对刘志军的处理也有了结果:开除党籍处分,待召开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时予以追认;收缴其违纪所得;将其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从一个普通的养路工,到铁路干部,并一路升到铁道部部长,最后因为丁书苗和道德败坏等问题沦为阶下囚,刘志军的人生很难不让外界为之感叹,而随着刘的落马,高铁相关行业正在重新洗牌。
     祸起丁书苗
     丁羽心,又名丁书苗,圈子里人有求于她的,都称其为“丁大姐”。
     一位在高铁产业里浸淫多年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丁大姐”目前可能仍处于隔离审查中,“既非在看守所里,也非在自己家里,可能在某个指定居住的地方”。该人士称,目前丁的事情都由她亲属在打理。
     丁书苗最近一次在媒体曝光是3月份北京市二中院审理的三名被告涉嫌以“打捞”铁道部落马官员何洪达为名,诈骗4390余万元的案子。检方指控,2008年11月至2009年11月间,第一被告人刘琳以帮助被办案机关审查的原铁道部政治部主任何洪达疏通关系、获从轻处理为名,虚构自己为办此事花费巨额资金的事实,骗取丁书苗与其女儿侯军霞钱款共计人民币3000万元及沃尔沃吉普车一辆。
     刘琳在庭审当场称,丁书苗曾在电话中告诉他“领导”对他办事不力很不满意,刘琳并称该领导就是“刘志军”。
     丁书苗跟刘志军“搭”上关系,并非一朝一夕之事。
     丁书苗,1955年出生于山西晋城市沁水一偏僻乡村。80年代开始搞起煤炭运输,凭借其出色的公关能力从铁路系统中拿到车皮,从而赚到“第一桶金”。丁由此认识了先后担任过临汾铁路分局局长、大同铁路分局局长、太原铁路局党委书记的罗金宝,并通过罗认识了刘志军。
     据一位此前跟丁书苗颇为熟悉的人士称,丁曾经靠拿车皮赚到“几千万”,然而,没过多久之后,这些钱又全数亏掉了。
     生意场中失意的丁书苗开始转战北京。“钱没了,关系和人脉还在。”上述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2003年10月丁书苗成立中企煤电工业有限公司,重新“发迹”,而此后的“辉煌”可用鲜花着锦、烈火烹油来形容。
     丁书苗以其成立的博宥集团为大营盘,开始其纵横捭阖的关系扩张和业务拓展:投资五星级酒店伯豪瑞廷酒店,并在此协办首都秘书界新春联谊会;与当代英才国际广告有限公司合资成立英才会所股份有限公司,拉来多国退休政要担任高级咨询理事。
     一边铺垫关系网,一边开展业务。随着2005年高铁建设的热潮来临,丁书苗开始将其业务伸向其中,其涉足的主要领域为高铁声屏障和动车组轮对的生产。
     然而,成也高铁,败也高铁。
     “丁书苗出事最开始的导火线可能是高铁的声屏障项目。”上述熟悉丁书苗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当时很多专家不同意丁书苗的产品设计方案,认为应该在高铁路轨两边安“风屏障”,既能挡风,当然也能革除噪音,然而由于丁书苗的关系过硬,铁道部最后还是选中了丁的产品。
     然而该声屏障在京沪高铁的试装中发生严重质量问题,随后更由于其他声屏障生产企业对京沪高铁的招投标过程和结果表示不满,多次通过向有关部门写信等方式给予揭露,
     最终导致京沪高铁的声屏障招投标推倒重来,而丁书苗在最后一次的招投标中出局。
     与此同时,丁书苗介绍工程给铁路建筑企业并收取高额中介费的事情也被审计部门查出。
     至此,高铁腐败的裂缝开始慢慢扩大。
     2010年10月份,丁书苗最初投靠的“大佬”,时任中铁集装箱运输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罗金宝被免职接受调查。
     同年底,丁书苗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
     到了2012年2月12日,刘志军因涉嫌违纪被调查。
     反腐多米诺
     随着刘志军的下马,铁路系统不断地“蹦出”涉嫌违纪和腐败的官员。
     这些官员具体包括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张曙光、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副局长马俊飞、刘彪、原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原昆明铁路局局长闻清良、原哈大客专公司总经理杜厚智。
     2月28日,被称为“高铁第一人”的张曙光停职接受调查。张在铁路系统内素以“裸官”著称,在担任铁道部客车处处长时曾发生过违纪问题,后被下放到沈阳局担任局长助理,2003年刘志军担任铁道部部长后,张曙光平步青云,很快担任运输局局长和部副工程师,高铁技术的引进和集成也由其全权负责,“位高权重”。
     据一位高铁配件供应商称,张能力颇强,业务一流,但脾气特大,往往动不动就破口大骂,毫不留情。此前则有媒体报道称,张的夫人王兴秘密掌控了动车组车辆厕所集便器的市场。
     紧接着张曙光下台的是运输局副局长苏顺虎,据悉苏的出事与倒卖车皮和高铁配件的“点装”有关。目前,有些运输局的官员已经退居二线,但目前为止,被高调处理的仅张曙光、苏顺虎二人而已。
     在地方路局和干线铁路公司方面,腐败的多米诺骨牌也开始坍塌。
     2011年5、6月间,原南昌铁路局局长邵力平、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副局长马俊飞接受调查。邵力平曾长期担任武汉铁路分局局长领导,此次出事被认为可能与当时包庇刘志军之弟刘志祥为非作歹有关。而林和马的出事或与其利用手中权力“批条子”倒卖车皮有关。
     刘志军判定四宗罪高铁业大洗牌
     2011年6、7月间,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杜厚智被免职,接受有关方面的调查。免职原因,据内部透露,可能与哈大线基建工程和物资招投标方面的经济问题有关。
     2011年8月份,原昆明铁路局局长闻清良被免职,一位熟悉闻清良的铁路人士表示,他的“出事”与他在太原铁路局任上倒卖车皮、贪污腐败有关。
     而最近一次落马的路局官员则是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常务副局长刘彪,据悉,今年5月份以来,刘彪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出现在办公室,其分管工作也已经被他人顶替。而刘的出事据悉受其同事林奋强、马俊飞案情牵连。
     除贪腐问题之外,铁路的安全事故也“撂倒”一批官员,2011年“7·23事故”之后,上海铁路局局长龙京、党委书记李嘉、分管工务电务的副局长何胜利被就地免职。而在当年年底出来的事故调查报告中,原铁道部科技司司长季学胜和时任广铁公司董事长徐啸明,2005年7月至2008年5月任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基础部主任等一批人亦被撤职。
     高铁行业正重新洗牌
     曾以刘志军为首的铁道部发生的震荡,也深深波及了整个高铁行业。
     “刘出事,整个行业有如霜打茄子,7·23事故以来,整个产业落入谷底。”一位从事铁路防灾产品开发的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从刘志军上台以来,铁路建设投资从不到一千亿不断增长,至2010年达到顶峰的接近8000亿,而一大批依附于高铁的公司应运而生,大多凭借其与铁道部官员的关系,接受大量订单,赚得盆满钵满。
     然而,从7·23以来,这些公司的订单几乎为零。一些原本靠关系而并没有掌握核心技术的公司由于其之前的靠山倒掉,且自身财务和管理问题,终至破产,公司老板也被接受调查或者远走海外。
     “很多都是靠给原先的产品做维护和更新换代过日子,也就是吃吃老本。”上述人士对本报记者称,那些问题比较严重、跟铁道部关系走的比较近的企业目前境况都不是很好,这给其他之前“受够气”的企业带来了一定的机遇,某些细分市场由此出现“重新洗牌”的情况。
     “总体来讲,目前的行业风气比之前好很多,之前猫腻最多的招投标环节现在也相对公平、透明了不少,对一些靠技术不靠关系的企业来说,增加了很多机会。”上述高铁防灾领域的人士称。
     北车集团的一位人士则称,减少了之前的“点装”和“领导打招呼”之后,对他们来讲也减轻了极大的负担,“下游配件供应商如果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北车作为总装厂可以公平地按质量和价格来选择供应商,这对降低整车成本和提高产品质量帮助很大。”
     而南车株洲所一位工程师则对本报记者表示,刘志军时代的高铁发展速度是不正常的,“一顿就要把几天的饭吃完,是会撑死的。”
     其认为,现在行业的调整只会让其往更加健康的方向走,目前铁道部将城际铁路的修建下放给地方,铁路行业对民资也开始全面开放了,未来南北车作为整个制造厂家可能会慢慢脱离以铁道部为最大客户的局面。“地方政府、能源企业都将慢慢成为我们越来越重要的客户。”
     该工程师还对本报记者表示,随着时间的流逝,当年铁道部主导的“市场换技术”,让国内机车厂大量购买国外企业元器件,从而导致动车十分“奢侈”的现象将会随着国内厂商自主研发能力的增强而逐步缓解。
     对于未来的高铁行业走势,受访的企业人士均表示,不会再像过去那么疯狂,但应该会有些许复苏,毕竟中长期铁路网规划还是要执行,那么多在建的铁路还是要续建。
     而对于刚刚起步的铁路改革进程会否随着刘志军案的深入而有所进展,这亦是业界颇为期待的大事。
     
        
         评论数量0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分隔线----------------------------
------分隔线----------------------------